農業技術咨詢 - 網站地圖 - 致富標簽 371種養致富網【www.nuriaayma.com】農村致富項目/創業致富經/種植技術大全/養殖技術大全/農業技術視頻,全力服務三農.
熱搜: 特種養殖 梅花鹿養殖 特種種植 果樹種植
當前位置: 致富網 > 農業視頻 > 致富經 >

陜西咸陽刁龍養驢年入百萬的致富經

時間:2015-08-27  編輯:371種養致富網  欄目:致富經  閱讀:
導讀:[致富經]不聽話的兒子發驢財20150826。養殖致富項目:養驢。致富人物:陜西省咸陽的刁龍。刁龍本來在西安有份不錯的工作,卻突然辭職不干了,非要回家養驢,還揚言要大發驢財。在陜西驢肉并不是主流,而在山東河南等流行吃驢肉的地方,早就有帶皮驢肉了。刁
  [致富經]不聽話的兒子發驢財20150826。養殖致富項目:養驢。致富人物:陜西省咸陽的刁龍。刁龍本來在西安有份不錯的工作,卻突然辭職不干了,非要回家養驢,還揚言要大發驢財。在陜西驢肉并不是主流,而在山東河南等流行吃驢肉的地方,早就有帶皮驢肉了。刁龍也是發現了陜西地區帶皮驢肉的空白,決定靠帶皮驢肉賺錢。帶皮驢肉必須是一年多的小驢,皮才能煮得爛。帶皮驢肉的價格要比不帶皮驢肉高出三分之一,而養殖周期還能縮短一半,刁龍還把驢肉分割成30多個部位,不同部位不同價錢,這就是刁龍用最短時間,把驢的價值最大化的方法。刁龍找了陜西多家驢肉館,推銷帶皮驢肉,一下打開了局面。現在,刁龍為陜西大大小小上百家飯店提供驢肉,2014年銷售額達到了1000萬。截止到目前,他的養殖場存驢達到600多頭,他還要經常去甘肅等地尋找關中驢,尤其是一年多的小驢。他還在養殖場閑置的地方養了駱駝和馬,和當地的旅游景點合作,一年也有上百萬的收入。

  兒子辭職要回家,揚言要把驢財發,初生牛犢不怕虎,吃虧上當被忽悠,偶爾還得被驢踢,看陜西犟小伙兒如何發驢財。
陜西咸陽刁龍養驢年入百萬的致富經

  凌晨四點,慶城縣的一個角落已然開始熱鬧起來。到了五點半,上百輛拉著牲畜的車準時啟動,開進這個山坳。每個月逢農歷4.7,這里就會進行牲畜交易。

  古訓說無中間人不成事,牲畜交易一定要有中間人才能進行,這中間人還有個專門的稱呼,叫牙子。牙子幫助買家和賣家談價錢,中間提取中介費。好的牙子判斷一頭牲口的出肉率上下不會超過三斤,出的價錢也要精準。而出價也有特殊方式,那就是暗箱操作:兩人把手藏在衣服底下或者用胳膊擋著出價,這種交易方式叫做“捏碼子”。據說捏碼子始于漢代,盛行于明清,保留至今。之所以不用嘴說,用手捏,就是為了保證談的價錢不讓旁人聽到以至于攪了生意。

  那么這捏碼子到底有啥玄機?

  記者:七百五。

  記者:九百九。哦,就是咱們的五四三二一,六七八九,那一萬呢?你怎么知道這是一萬還是一千。

  交易員:牲口大、肥肉。

  記者:哦,能看出來。

  記者:你說個數,咱倆捏。

  交易員:四百五。

  記者:四百五。你再說個數。

  交易員:四百六。

  記者:這個不難,難的是看準這個價錢。

  交易員:對。
陜西咸陽刁龍養驢年入百萬的致富經

  在我國內蒙古,寧夏,甘肅,陜西等地,大型牲畜交易依舊用這樣的方式進行。在帶著黃土味道的交易現場,一個身影格外顯眼,相比其他人,他看上去明顯年輕稚嫩得多。

  他叫刁龍,今年28歲,年紀不大,卻建立了關中地區數一數二的養驢基地,年創銷售額1000萬元。今天,他和大伯來這個交易市場要找一種特別的驢,他們看中了一頭,可談價錢時有些不順利。

  刁龍:多少錢?

  大伯:他要8000元。咋樣咋樣?

  賣驢人:就這個價。

  大伯:你胡說不。

  大伯覺得賣家出價太高,而賣驢的老頭堅決不讓價,雙方就這么擰上了。大伯和刁龍商量,最后侄子發了話。

  刁龍:再高就不要了。

  刁龍心里清楚,自己給的價錢合理,賣驢的老頭兒無非是想多賺一筆,才擰著不賣,和交易員私語兩句,經驗老道的交易員心領神會,立刻交上100元定金。

  大伯:過了這個機會就沒有機會了。

  在牲口身上噴上記號,這驢就算拿下了。

  記者:我看剛才這驢您不太愿意賣。

  賣家:愿意,愿意。

  記者:那這個價位您心里接受嗎?

  賣家:接受接受。
  刁龍年紀不大,看牲口出價卻穩準狠。可當初,他第一次來牲畜交易市場,看到這樣的陣勢,也兩眼一抹黑。

  記者:當初他是啥也不懂?

  大伯:啥也不懂,比如值3000元,或者2500,他出4000,你說賠錢不賠錢。

  記者:現在他的水平怎么樣?

  大伯:可以。

  記者:看得準嗎?

  大伯:可以。

  記者:到底現在誰拍板,誰做主?

  大伯:聽我侄子的,他做主,他(是)老板。

  當初的毛頭小伙兒如今能夠獨當一面,大伯也覺得欣慰。今天,刁龍看了很多驢,卻沒幾頭滿意,因為他要找的不是一般的驢,而是關中驢。

  關中驢產自關中,是中國所有驢種中體格最大的。隨著農業現代化,曾經作為勞動力的關中驢大幅度減少,純種的關中驢更是一驢難求,只有在甘肅一些偏僻的山村才會有關中驢,刁龍就想要把家鄉的這個古老驢種做大,不僅有經濟效益,還能對關中驢起到保護作用。

  刁龍告訴記者,判斷一頭關中驢是否純種,除了看個頭大小,還有個口訣:粉鼻,亮眼,白肚皮。

  對于驢,刁龍現在絕對算是個專家。

  刁龍:你看這大牙,沒有換牙的話都是白牙,牙都是白的,你看這換過,1234,換了四顆牙了,黃色的,換過的。而且換過的牙牙中間是空的。你讓它張開能看見。

  記者:空心的,以前白牙不是空心的。

  刁龍:實心的,而且不發黃。

  記者:這樣是判斷年齡的,那它現在有幾歲。

  刁龍:它現在4歲。你看,你看這小驢,這牙你看白不白。它只有兩顆牙。

  記者:好可愛。

  刁龍:而且沒有換牙,換的牙都是長牙,而且發黃。沒換牙,白得很。

  今天,刁龍的大學室友來他的養驢場參觀,頭一次見到這么多驢,小伙伴們很興奮,要來一場騎驢比賽。

  大學同學孫韓:愛情的話,當時大家都特別羨慕,一個白富美。我們大學有個群,大家都稱呼他刁百萬。

  大學同學李俊茂:千萬了,還百萬。

  記者:哦,現在變刁千萬了。

  在大學同學眼里,婚姻事業雙豐收的刁龍簡直是人生贏家。

  他在我們的鏡頭前也是意氣風發。

  刁龍:我的未來不是夢!

  可我們卻也看到風發之后偷偷抹眼淚的他。

  記者:我看到你擦眼淚了。

  刁龍:我覺得想起了太多這幾年的一幕一幕,內心里面覺得這一切都挺過來了,挺不容易的。

  在創業路上,這個年輕的小伙子經歷了什么不為人知的故事,他又是如何大發驢財的呢?
  2010年從西安外事學院物流管理專業畢業,刁龍進入一家跨國企業工作,可就在2012年的一天,刁龍回到老家,和父親進行了這樣一場對話。

  刁龍:我不想上班了,我想辭職呢。

  父親:你在那邊干得好好的,一個月給你幾千塊錢的工資。

  刁龍:弄啥?我想養驢。

  父親:上這么多年學,你還回來養驢了。

  刁龍:我看驢能把你養了!

  父親:我是堅決不同意。

  刁龍:一定要想盡各種辦法說服他們,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做。

  刁龍鐵了心要辭職養驢,是源自他在西安的一家驢肉火燒店和老板的對話。

  刁龍:我說那你這貨源在哪弄,他說貨源都在外地呢。當時心里就想說,既然生意這么好,貨源都要從外地調,有養驢的地方最主要就是在山東。我就想中國這么大,你一個山東你能供全國嗎?

  刁龍通過調查發現,近年來驢的價格一路飆升,驢皮驢肉都很走俏。一直有創業夢想的刁龍決定回家養驢。和父親談了好幾次,終于爭得父母同意。

  父親:把驢這個情況跟我說了好幾次,既然你下決心弄,那我就支持。

  刁龍:我就感覺一個金光閃閃的驢朝我奔過來這種感覺。

  工作兩年,刁龍手里只有十萬的積蓄,想建一個養驢場,還要靠父親支持。可老爺子怎能想到,兒子不僅一下就花光了家底兒,還背上了200萬的外債。

  原來,刁龍要規模化養驢,他要把養驢場按1000頭的規模來建造。前前后后,父親把老本兒70萬都給了他,還是遠遠不夠,還要向銀行貸款,一下子欠了200萬,父親急了。

  父親:養殖你弄那么大,你弄啥。搭個棚棚都能養。我的意思建個三二百頭,一二百頭的棚就可以了。

  刁龍的父親在村里也是個人物,醬牛肉的手藝十里八鄉聞名,靠著熟食生意積攢下來的家底兒被兒子三兩下投進了驢場,老爺子不免上火。父親覺得兒子太不聽話,可刁龍心里有自己的算盤。

  刁龍:做事情既然做就要做大一些。規模就是效益,規模就是利潤。如果你有了規模,不管你跟廠家去談也要,還是去跟大型酒店去談也好,他們才能相信你有這個能力跟他們合作。

  僅僅建了驢場,連一頭驢都沒見著呢,就欠了200萬外債,這個小伙子能如預期那樣大發驢財嗎?

  2012年年底驢場竣工,刁龍帶著交易員深入到甘肅各個農村尋找關中驢,他要大量購買種公驢和母驢,盡快繁育,擴充驢場。在刁龍的養殖場,有一頭種公驢,是迄今為止刁龍最得意的一頭。
  刁龍:這頭種公,是這里面,我們目前關中驢基因最好的。它的體高在155厘米以上。

  記者:我一米六。真的。

  刁龍:你看,關中驢的特征,黑白非常分明。粉鼻,白中帶粉,粉白的。眼眶也是,肚子你看,黑白線非常分明。

  這頭關中驢是養殖場里的男一號,經常會受到刁龍的特別待遇,可有時,這男一號種公驢難免引起其他公驢的羨慕嫉妒恨。

  刁龍:你看它們要咬仗,就垂耳朵。就是發兇,就是咬仗了。

  記者:垂耳朵就是要打仗。

  驢打架,第一招是嚎叫示威;驢打架第二招就是用腿踢。驢只會這兩招,正所謂黔驢技窮。

  雖然只會兩招,威力也不小,就在我們拍攝時,意外發生了。

  記者:啊,你沒事吧?手機踢壞了。

  刁龍:幸虧我閃了一下。我一看不對,趕緊閃。正好踢手機上了。

  記者:手機沒事,你確定?幸好用手機擋了一下。

  刁龍:踢了一下,手機在這裝著,把我踢疼了。

  記者:疼嗎?

  刁龍:疼。這還踢紅了,明天早上會青一些。

  這兩年,刁龍被驢踢過不止一次,好在沒有大礙。對刁龍來說,被踢事小,被騙才事大。原來,就在一年之前,刁龍就被騙了。

  那次,在一個牲畜交易中心,刁龍看到一車關中驢,有20多頭,把他興奮壞了。

  刁龍:直接在車上裝著就沒下車,整個一車關中驢非常黑,光亮光亮的,吃得都是圓圓的肚子。

  刁龍當時就決定買下這一車關中驢,對方要求要稱了重量按斤數賣,刁龍沒多想,也同意了。

  刁龍:我記得當時好像是10元錢一斤,那好,那就過重量吧。

  稱了重,交了錢,一車驢拉走,可回到家,刁龍傻了眼。

  刁龍:七八個小時回家一看,肚子都癟了。在賣之前給驢喝了很多水,吃了很多料。

  大伯:一拉屎一拉尿,在那看400斤,到家350斤,多花了7000元錢。

  大伯很心疼,一下白白花了七千元的冤枉錢,這買驢的錢可全是借的啊。從建場開始一年半的時間,只花錢不見錢。全家人都替刁龍著急,那時候父親天天在養殖場里轉,就盼著母驢盡快生小驢。可驢一次只有一胎,從哺乳到成驢出欄也要兩年半時間,難道要等到兩年半才見效益嗎?那時候,刁龍的兒子出生沒多久,一家人日子過得很緊巴。

  妻子:買奶粉,就買一罐,先喝著。

  母親:壓力大,200萬,還有利息。

  刁龍:會有一點想流淚的感覺。

  記者:但是都會忍下去。

  刁龍:可能就會瞇下眼睛,低下頭,抬起頭來好像一個沒事人一樣。因為眼淚解決不了問題。

  兒子一天天長大,父親押上了全部家當,自己背著兩百多萬的外債,刁龍該怎么辦呢?

  刁龍:我一定要先把錢還了,讓這個廠子活下去,把它做活了。用最短的時間把驢的價值最大化。
 在西安的這家驢肉館,賓客盈門,生意火爆,而就在一年之前,這家店差點就經營不下去了。

  飯店老板:最慘淡的時候一天服務員比客人還多。

  直到一天,一個小伙子的到來,這家飯店出現了轉機。

  那一天,一個小伙子來店里吃飯,老板發覺他和其他人不太一樣。

  飯店老板:跟我們聊聊天,問你們的產品哪里來,技術哪里來的,貨源哪里來的。我們也感覺他跟別人不一樣。

  那個來吃飯的小伙子正是刁龍。

  刁龍:對,我就假裝一個顧客的身份跟他去了,如果上來就說我是賣驢肉的你買我的驢肉的,從營銷上來說也是不好的,他心理會有戒備。

  那天,刁龍和飯店老板聊了很久,最后才慢慢地切入主題。

  刁龍:我說你知道帶皮驢肉嗎?

  飯店老板:我就納悶了。你有貨源嗎?

  這時刁龍才表明身份。

  刁龍:我是養驢場的老板,現在在開發一個新產品就是帶皮驢肉。

  飯店老板:帶皮驢肉有個條件,就是要肉質非常新鮮,這恰恰是我們的短板,我們的貨源非常少。我們也是求之不得,在到處尋找,也是一個雙方互相選擇的結果。

  在刁龍的建議下,這家驢肉館的菜品全部換新,并增加很多新菜,主打帶皮驢肉。

  飯店:干鍋帶皮驢肉!

  飯店老板:豐富大家認識了,這不是一個火燒店,還有很多選擇。

  醬驢肉店老板:興起的一個很有特色有特點的這樣一個東西,大家都很驚訝,驢肉還有帶皮的。一天兩三萬元。

  記者:那真不少。

  而此時,刁龍還有一個更大的計劃。在陜西,隨處可見羊肉泡饃,刁龍從這道陜西名小吃上找到了靈感,能不能推出一道驢肉泡饃呢?

  刁龍:說到西安,就是羊肉泡,水盆羊肉,那是不是能把驢肉打造成陜西又一道名片。

  說干就干,刁龍找到一些經營羊肉泡饃的店,免費給他們提供驢肉,讓他們做驢肉泡饃試試。

  老板娘:大家愛吃羊肉,我們做了以后發現這個驢肉也是不錯。

  食客:以前沒吃過。

  記者:就這兩年才有。好吃嗎?

  食客:好吃,香。

  很快,三原縣就跟風出現了十幾家驢肉泡饃店。

  妻子:他做了這個以后,你看這附近新開了好多驢肉館,都找他供貨。

  刁龍:大家就覺得還有驢肉泡饃呢,來嘗嘗,把傳統的東西做得不一樣。

  現在,刁龍為陜西大大小小上百家飯店提供驢肉,2014年銷售額達到了1000萬。截止到目前,他的養殖場存驢達到600多頭,他還要經常去甘肅等地尋找關中驢,尤其是一年多的小驢。他還在養殖場閑置的地方養了駱駝和馬,和當地的旅游景點合作,一年也有上百萬的收入。

  如今,父親不做醬牛肉改做醬驢肉了。

  記者:好玩嗎?

  刁龍的兒子今年三歲,小家伙最開始會叫的是媽,然后是爸,接著就是學驢叫。

371種養致富網微信公眾號

原文標題:致富網 > 農業視頻 > 致富經 > 陜西咸陽刁龍養驢年入百萬的致富經

原文網址:http://www.nuriaayma.com/zfj/3049.html

關鍵詞: 養驢